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    城市    201X-XX-XX    星期X    ---     今日温度:-----    风力:-----    风向:-----

禾木佳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825|回复: 0

“朋克养生”的90后

[复制链接]

111

帖子

319

积分

258

金钱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19
发表于 2020-2-18 16:04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“朋克养生”的90后

一年前,微博上有一张照片引起人们疯狂转发。照片上,一个头发黑白相间的中年男人,穿着T恤和迷彩裤子,左手端着保温杯,眼睛盯着杯子里看。这个男人叫赵明义,中国老牌摇滚乐队黑豹的鼓手。给他拍照片的摄影师感慨道:“不可想象啊!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,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。”

意象上的巨大反差,引发了人们的共鸣。赵明义的这张照片,完美诠释了“朋克养生”(“朋克”原指反叛性强的摇滚乐,这里寓意叛逆性)这个充满矛盾的词汇。很多90后接受了这个词,用来概括自己的生活状态,他们虽然不像赵明义那样“朋克”,但真的开始养生了。 v44wEHwEWOdJo4WU.jpg


上海复兴路上的一间酒吧里,不等酒吧服务员拿菜单介绍,王俊霖驾轻就熟地点了一杯“苹果泥加龙舌兰”。王俊霖解释道,这样的搭配就是“朋克养生”,既可以喝自己喜欢的龙舌兰,尝到酒精的味道,又可以补充维生素C。

按照传统解释,“朋克”代表着对体制、商业、资本的否定,是比摇滚还要激烈的态度。如果依照这个标准,王俊霖并不朋克,他面容精致、穿着得体、说话斯文,没有一点朋克气质。但人们为这个词,提供了新的解释,“朋克养生”变成了“一边作死一边自救的养生方式”——
他们会一边吃着麻辣火锅,一边喝用金银花、菊花、荷叶、冰糖泡制的凉茶,“清热解毒”;一边熬夜加班,一边喝枸杞茶。
王俊霖生于1991年,今年27岁。三年前,他还在上大学,每周三或周五晚上8点,就会和朋友们一起,到酒吧蹦迪。蹦完迪,每次都能见到这座城市凌晨四五点的样子。之后,他们吃完麦当劳,再搭早班地铁回学校,睡一觉,精力又回来了。
当时年轻,可以使劲“造”,近两年王俊霖已经感觉身体大不如前。每到晚上12点左右,王俊霖就困得不行,“陷入昏迷”,有段时间还常常心悸。
曾经一起“作死”的朋友们也是如此。大学时Albert头发又直又硬,特别浓密,毕业之后第一年工作压力特别大,每天晚上两点回家早上七点起床上班,头发掉得稀里哗啦,感觉都要谢顶了。今年4月份,王俊霖又得知了同龄好友艾希在办公室加班加到晕倒送急诊的消息。
事实上,这并非王俊霖和几个朋友的极端遭遇,虽然90后处在身体最好的黄金时段,但健康危机已经提前到来。7月份,某平台医药健康频道的数据显示,参与调查的90后中,63%的用户咨询脱发、生发问题,48%的用户在咨询肠胃健康问题。阿里零售平台发现:在对“失眠”一词进行搜索的用户年龄分布中,年龄段在18至25岁的90后人群占到总人群的近40%,以大幅度的“优势”超越前辈们,成为失眠大军中的主力。同时,年龄在18至35岁的青年用户比例近八成,也就是10个失眠人士当中即有8位年轻人。
虽然刚刚27岁,王俊霖的发际线已经开始后退了。为了保卫发际线,他用一款来自法国、号称含有精油的洗发水,一小瓶价值两百多元。他又花了4万元,购买了三个月的头部定期护理服务。洗完澡,王俊霖会搬出一个自动泡脚桶,水里要加入母亲从家中寄来的含有辣木籽生姜成分的泡脚剂,水温保持在38到45度之间,水位要越过自己的足三里穴位。
在泡脚的三十分钟里,对其他部位的养护也没闲着。他专门买了颈椎肌治疗仪,这款号称有低电频脉冲,可以模拟真人按摩。
对于从南方来的他来说,北京实在太干了,当雾霾太严重或空气不好时,王俊霖会专门用一支来自美国的鼻炎洗剂,清洗自己的鼻子,他还会随身带一支护手霜,手一干,马上挤出一小管揉搓保湿。
王俊霖的90后朋友们叫他“养生的集大成者”。他们把他视作养生试验田,只要王俊霖用过说好就会去买。
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对1979名90后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近八成的受访90后开始关注养生信息,约一半的受访90后表示关注养生信息是因为工作生活压力大。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《90后、95后线上消费大数据洞察》也显示,90后及95后对于整个“养生”系列产品的偏好度也明显上升,在2017年8月和9月甚至超越了“90前”。
王俊霖的母亲也养生,但养生和养生之间,隔着巨大的鸿沟。在Albert看来,年轻一辈和老一辈的养生区别在于,年轻一辈追求快速见效,而老一辈则是长期保养。同时,年轻一代比老一辈的观点超前,也更舍得在保养品上花费。
唯一的相同点是养生的目的,显然都来自对健康的焦虑。在福建集美大学研究话语与文化建构的教授董丽云看来,除了自身的健康危机外,媒介不断向公众传递的健康焦虑,也影响着人们的养生态度。
“有的疾病是贩卖出来的”,现在媒体上不断出现的猝死、疾病等新闻,会传递这种焦虑。在董丽云看来,公众的健康意识确实在提高,同时,随着自媒体时代到来,每个人都可能接触到五花八门的与健康相关的信息。这些信息常常用健康大数据的话语形式,比如“中国高血压人口有1.6-1.7亿人”,而且还会举出大部分疾病所具有的大部分症状,如疲劳、头晕头痛、发热、胸闷、肠胃不适、心慌等。这种状况下,人们很容易自我诊断,从而产生健康焦虑。
90后即使百般养生,注重健康,但还是避免不了对未来的担忧,艾希随身带着从庙里求来的8个护身符,工作晕倒事件后,特意去刻了个文身“seizethe day(活在当下)”。Albert作为90后独生子,有着自己的担忧:“上面四个人,底下一个人,旁边还有一个人,背负了这么多人的使命跟责任在身上,你就很重要,身体不能垮。”Albert说,自己一方面想成熟,想承担更多责任,可另一方面,又是矛盾的,希望自己永远不要失去那颗躁动的、年轻的心,所以“朋克养生”,一直拧巴。
作者:梁静怡
     来源:《今日文摘》2018年第24期


特别声明
本文为自媒体、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,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dribao@baidu.com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